《比特派钱包找回》一万元一辆的都很抢手 自行车的风口来了吗?

【比特派 开源吗】

近日,从北京到成都,自行车销量火热。线下门店出现“一车难求”的情况,有门店2小时就卖出20辆;有车行因缺货严重,只能转去卖电动车和修车。

记者调查发现,继露营、飞盘之后,年轻人中悄然兴起一股“骑行热”。社交平台上,有网友分享着“骑行热”的照片:在北京,华灯初上的长安街,骑行队伍一眼望不到头,甚至还出现了每到下班点就“堵车”的盛况;在成都,100公里天府绿道上,挤满了前来骑行打卡的年轻人,有网友戏称“三分之一的成都人都在骑天府绿道”。

7月4日,骑行爱好者徐果告诉红星资本局,现在年轻人对自行车的认知,正从交通工具向生活方式转变,并逐渐成为新的“社交货币”。

现象·

“一车难求”

迪卡侬2小时卖出20辆自行车

有车行因缺货改卖电动车

近日,从北京到成都,自行车销量火热。市面上主流的自行车车型,有公路车、山地车、通勤车三种。红星资本局发现,很多自行车的旗舰店和线下门店中,热门车型常常处于断货状态,“一车难求”成了骑行圈现状。

北京的王可告诉红星资本局,买车时她看中了迪卡侬的一款,价格为1299元。当她打算入手时,店员告诉她这款车全北京只剩下两辆,调货也需要一周的时间。

王可还发现,自行车区是整个迪卡侬店里顾客最多的地方,短短2个小时内,就卖出去至少20辆。

“现在自行车很抢手,如果你确定要,我们只能为你保留2个小时。”7月3日,迪卡侬北京四元桥店的店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最近店里自行车销量十分火爆,2000多元的车型卖得最好。

不止迪卡侬,自行车品牌捷安特同样面临缺货的情况。7月3日,成都一家捷安特专卖店老板表示,年初至今,捷安特的车就一直缺货,基本没有现车可以卖,对车行生意影响十分大,只能转去卖电动车和修车保养的业务。

线下自行车销售火爆,线上也迎来爆发式增长。淘宝相关数据显示,“5·20”大促期间,淘宝自行车销量增长一度超过50%。京东体育数据也显示,5月23日到5月30日的预售中,自行车、公路车等骑行品类是户外装备类销售情况最好的品类之一,整个骑行品类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240%。

同时,消费者对中高端自行车的需求也在增加。徐果表示,加入骑行运动的年轻人对中高端自行车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,“1万元左右的公路车十分普及。”他说道。在北京经营了两家综合性自行车行的刘宸也告诉红星资本局,1万-2万元的自行车在其店中最畅销。
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相比低端车型,部分高端自行车更保值。在闲鱼等二手平台上,有用户挂出英国自行车品牌Brompton的二手车,如果颜色稀有、成色较新、原版停产等,价格几乎与原价持平,甚至高于原价出售,均在万元以上。还有用户挂出Brompton二手车并配文:“此车不出,就是得瑟下。”

调查·

“骑行火热”

长安街骑行队伍一眼望不到头

三分之一的成都人都在骑天府绿道?

事实上,“一车难求”的背后是骑行热的带动。“感觉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街头,全是自行车。”在成都骑自行车通勤的陈星感叹。

自打4月买了自行车后,陈星的通勤路就从开车变成了骑车。在陈星看来,骑车既不堵车,又可以锻炼身体,不费油停车又便宜,“只要不下雨几乎天天骑”。

半个月前 ,北京的王可也买了一辆公路自行车。不同于陈星的通勤需求,王可喜欢在下班后骑着自行车,夜游北京城,每天晚上都会骑行几十公里。

不止陈星和王可,红星资本局发现,继露营、飞盘之后,年轻人中悄然兴起一股“骑行热”。

社交平台上,有网友分享着“骑行热”的照片:在北京,华灯初上的长安街,骑行队伍一眼望不到头,甚至还出现了每到下班点就“堵车”的盛况;在成都,100公里天府绿道上,挤满了前来骑行打卡的年轻人,有网友戏称“三分之一的成都人都在骑天府绿道”。

北京与成都只是“骑行热”的一个缩影。截至目前,小红书上有关“自行车”的笔记已经超过了124万篇;抖音里与自行车相关的话题视频,播放量高达75亿次。去哪儿网数据显示,进入6月以来,“骑行”产品搜索热度较5月同期增长了近50%。

刘宸告诉红星资本局,骑行热兴起的原因,与疫情期间羽毛球馆、游泳馆、健身房等室内场馆暂停营业,室内活动场所减少有关。顾客转战户外运动,这部分人也是自行车的主要购买人群。

骑行里程超过20万公里的骑行爱好者徐果也明显感觉到,疫情后,身边加入骑行运动的朋友越来越多了。现在,徐果会不定时组织骑友们进行“休闲骑”或者“夜骑“活动。

徐果发现,现在年轻人对自行车的认知,正从交通工具向生活方式转变,并逐渐成为新的社交货币,“一群人骑更有激情”。

背后·

“业绩增长”

生活方式带动经济

龙头企业业绩增长亮眼

“骑行风”刮来,自行车相关企业的业绩也在大涨。

来自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的相关数据显示,2021年1-8月全国规模以上自行车(含电动自行车)制造企业营业收入1451.6亿元,同比增长30.6%,实现利润总额71.6亿元,同比增长46.4%。

其中,龙头上市企业增长更为明显。上海凤凰是自行车行业龙头企业之一。其财报显示,2021年实现营收约20.58亿元,同比增长49.59%;归母净利润1.04亿元,同比增长71.26%。

今年一季度,上海凤凰实现营收4.14亿元,同比下降23.40%,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仍在增长,增速达14.70%。

从事自行车整车及其零部件设计、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的久祺股份增长势头也十分强劲。2021年实现营收约37.10亿元,同比增长62.31%。今年一季度,久祺股份实现营收7.74 亿元,同比增长3.31%。

久祺股份表示,分产品看,2021年公司成人自行车/儿童自行车分别贡献营业收入12.15亿元、7.43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00.5%、33.69%。

缺货严重的捷安特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,2021年全年销售额为818亿新台币(约合人民币180亿元),比2020年增长了17%。

业绩红火的同时,自行车行业也面临着上下游产业链缺货的困境。在刘宸看来,自行车销量火爆的背后,是受国内外自行车上下游产业链缺货的大环境影响。刘宸告诉红星资本局,碳布,套件,甚至轮胎等都影响一辆自行车的装配,缺货的影响非常大。

例如,自行车核心部件“变速器”,长期以来一直依靠进口。据新京报报道,国内市场1000元以上的自行车变速器,95%的份额被日本禧玛诺和美国速联占据,其中,禧玛诺是目前国内使用规模最大的品牌。但2020年以来,禧玛诺菲律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工厂相继暂时停产;受航空停运限制,日本工厂生产的高精度零部件难以运抵中国。

今年3月,日本自行车零部件企业禧玛诺发布涨价通知称,因原材料成本的变化以及生产、运输等因素影响,公司从5月1日对产品价格进行调整,其中自行车零件上涨0.5%-4%,修补件上涨4%-7%。核心部件涨价的压力是否会传导至终端?还有待时间验证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 【编辑:陈文韬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