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比特派钱包导入其他钱包》四川南充:耄耋老人耗时40余年 编纂60余万字南部红色故事集《逐梦》

【比特派没有trx怎么转账】

成都6月15日电 题:四川南充:耄耋老人耗时40余年 编纂60余万字南部红色故事集《逐梦》

作者 祝欢 李果 张良

在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,有这样一位耄耋老人,他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坚持当好义务党史宣讲员;他耗时40余年,行万里路,挖掘、整理、编纂了一部60余万字的南部红色故事集《逐梦》。老人叫任定隆,是南部县县委党史研究室的一名退休干部。

现年84岁的任定隆是当地有名的“笔杆子”。从初涉这份工作开始,他就对地方党史产生了极大兴趣,立志要编纂一部南部的红色故事集。“对后辈来说,南部的红色故事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,我们得想办法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,更好地传承并发扬光大。”任定隆表示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起,挖掘和收集南部的红色故事就成为了任定隆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把文献上记录和民间传诵的史料挖掘、整理、记录下来,这是对共产党员无私奉献精神的尊重和传承。”任定隆说。退休前,他每天工作之余,不是在旧纸堆里挖掘历史,就是到民间开展调查和记录。

“那时通讯手段单一、落后,收集资料主要靠写信和走访。”任定隆回忆说,为把南部的红色故事挖掘得较为完整和详细,他把微薄的工资用作路费,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。经过多年收集、整理,在退休之前,任定隆终于得到十几本厚厚的一手资料。之后,他采用编年体和纪传体两种体裁,把了解到的有关南部的红色故事工工整整地写在一张张手稿里,为下一步编纂工作打下基础。

“很多资料是用复写纸拓下来的,时间久了,字迹变得模糊不清,辨识起来很不容易。加之上了岁数,视力大不如前,我就戴着老花镜,拿着放大镜,一个字一个字地看,然后用笔慢慢写下来。”回忆当初编纂的场景,任定隆说,成稿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,就像愚公移山一样,一个难点一个难点地攻克。

为防止外界打扰,任定隆闭门谢客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静心编写。由于患有高血压、痛风等疾病,不能久坐,他就写一会儿,起身在房间走一走,再坐下写。儿女们看着父亲如此辛苦,提出帮忙誊写。但任定隆总是不放心,怕他们出差错,就站在旁边,逐字逐句校对。

“爷爷的手稿全是密密麻麻的小楷。放假的时候,我就帮着把文字敲到电脑里。”孙女任丹回忆说,在一家人的努力下,零散的手写资料慢慢汇聚成一本本厚厚的初稿。又经多次校对、编修,2021年底,被任定隆取名为《逐梦》的60余万字南部县红色故事集终于成稿。

如今,在任定隆简陋的家里,各种书籍资料和泛黄的手稿堆得如同小山,将大约20平方米的屋子占据了大半。翻开《逐梦》的扉页,流利的文字、丰富的图片,都凝结着任定隆的心血。“能为后辈讲好红色故事,此生无憾。”任定隆语气坚定而平和。(完)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